刀剑乱舞 乙女向 嫁刀:药研藤四郎
虽然大多数时间都在写别的刀(不
永远不知道自己下一秒写的是甜饼还是玻璃渣

关于

一个魔改战刻女主的脑洞
因为不是很懂原作女主内心毫无波动的看着不是一个时间段的人混战在一起,天天淡定地在没有电力没有燃气没有信号的环境里烧水做饭洗衣服的脑回路。


琥珀。
偶然间来到神牙的少女。
在现世中是家中的独女,从小受家庭的熏陶深谙中外历史与古代兵法,并在这方面颇为自负。
会说日本语但是一直把敬语视作新世界的语言并不擅长。

被战斗中的织田军捡到,谎称自己是随异国商队遇难漂流至此,被带回军中,凭借伶牙俐齿吸引了信长的注意,并成功以谋士的身份得到织田军中的一席之地。

很敏锐地发觉了这个异世界与真正历史的矛盾之处。很乐观地接受了并表示既然不是真正的历史那么自己可以放开了搞事情。

因为与古代女性形象不符选择以男扮女装的形象出现在军中,但也因此被胜家先生拉去以武士的标准进行疯狂的体力训练,最近发现的偷懒方法是给胜家先生讲自己改编版的美国队长来拖延时间。

在神牙发掘的新兴趣是骑马和猎鹰,这一点和自己的主公织田信长相当合得来。

不甘心于没有手机的无聊世界,在尝试向长秀先生传授基础信号原理,以至于一向强势的丹羽长秀见了她就跑。

有神经大条的一面,比如第一次真正感受到信长公气场的压迫感是因为当面向信长公抱怨为什么织田军没有毛茸茸的耳朵,最近苦恼的事是因为很想采访光秀先生关于信长公是不是真的拽着你的头撞过栏杆一事而又不好意思开口。

热衷搞事也有玩脱的时候,这里不得不说到为了私己之欢擅离职守跑去甲斐摸武田军的耳朵的贸然行动,彻底惹怒了信长。因为警告式的挥刀下来,划开的伤口撞破了姬神子之血的秘密。

被认定为将决定战局的绝对特殊的存在,对自己今后的人身安全都得到了保障而感到窃喜的她忍不住当场作诗一首。

苟.....

内心中对秀吉的背叛存在很深的质疑,并进而发展为对这个世界的怀疑,暗地里似乎另有打算,但因为被兰丸察觉而收敛了起来。


对“会说话的吉祥物切开都是黑的”这一点深信不疑,一脚踢飞了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伊万狸,但也因此与原本的世界彻底切断了联系,目前正以一统天下(?)为目标绝赞搞事中。

评论(2)
热度(25)

© 偷偷吃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