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 乙女向 嫁刀:药研藤四郎
虽然大多数时间都在写别的刀(不
永远不知道自己下一秒写的是甜饼还是玻璃渣

关于

膝枕

刀剑乱舞 乙女向 压切长谷部x女审神者
第一次发文 ooc有 写的是我自己理解的角色,如果踩到姑娘的雷,先行在此表示歉意。


----
“长~~谷~部~!”
坐在一旁看书的审神者突然伸手揽住自家近侍长谷部的腰,开始恣意妄为的胡闹。
“主?”
不得不停下手中正在写的远征报告,无奈的看着审神者钻到自己怀里,不怀好意的眨眼望着自己。
“今天天气真好呢!”审神者说着偷偷伸手拍掉长谷部手中的笔,想当作“我什么都没干”一样迅速把手缩回去,却被长谷部回握住,将它扣在自己的手中。
“想去廊下晒太阳呢~下了好多天的雨,终于放晴了,蹲在屋子里多可惜~”轻挲着握着自己的那大手骨节处的刀茧,抬眼撒娇似地望着那双紫色的眸子,看到他还瞥着案上堆着的文书,对自己的提议不作回答,动摇的很。

审神者心中将对连绵阴雨的怨念转移到了那堆文书上,碎碎念着想凭意念把那一沓文书都烧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长谷部和我一起晒太阳嘛~~

用小指勾住他的手心,在他的手心里胡乱写字,感觉身后的人僵了一下,审神者假装自己不高兴了不去看他。

“谨遵主命。”

为什么好像是我胁迫你一样啊喂!

但答应了就是好同志,不去计较那么多,回握住长谷部的手,从他的怀中坐起来,不管好像把桌子上的什么东西撞掉了,拉着长谷部走出房间到走廊里坐下。

啊,阳光,炒鸡棒!
虽然是个不折不扣的阿宅,平时热爱家里蹲,最爱钻到被窝里发霉,审神者还是对梅雨季后的晴空与暖阳发出了由衷的赞美。

后院田地里的蔬菜苗儿们也一定很开心吧,歌仙也可以把被被的被被们拿出来晾一晾,嗯,美好的一天!
是吧,长谷部?

诶?(°д°)
为什么面无表情啊??是生气了吗???
难道是因为我不让你工作生我的气了吗?????(|| ゚Д゚)

咦,长谷部你耳朵为什么红了??

哦,是我突然躺到你腿上的原因嘛?
这叫膝枕哦,
嘿嘿,
现世中很流行的哦,
这样就可以直接看到天空呢,
虽然阳光有一点点刺眼对死宅来说超不友好,
长谷部你放轻松一点嘛,感觉你整个刃都紧张的不行?

伸手去搓乱了长谷部的额发,看着他目视前方,不敢乱动的样子,审神者偷偷笑了起来,其实并不是想去坏心眼地作弄他,但是“可以让我膝枕吗?”这种话总也说不出口,并不是害怕被拒绝,但是收到“尽随主愿”这种回答的话,却更会感到失落,仿佛心中的那么一块被硬生生的掏空,塞入名为“主”的这么一团填充物。

总是还有那么些若有若无的距离感,划分着主与属下之间的界限,没有勇气说出口啊,其实审神者自己也搞不懂理不清自己的感情,“我在你心中究竟是怎样的存在?”若是真的问了长谷部恐怕是三句不离“主命”的回答吧,不敢去直接向他确认,纠结地挑着他胸前衣服上结的流苏玩,但是看着长谷部耳尖的红晕慢慢晕染到了脸颊上始终不敢看自己的样子,这拙劣的恶作剧啊,算是成功了吧。

“报告,等会我帮你一起写吧。”对于打断长谷部工作的事,审神者还是有些在意的。
“诶?”
话题突然一转,让长谷部一愣。
“我在你眼里是什么形象啊?我说要工作很奇怪吗?我就是这种废柴???”将长谷部的愣神误解为了对废柴婶婶的嫌弃,审神者碎碎念表示小心我揍你哦。

“没有,您是最好的主。”长谷部对审神者的吐槽认真的回答着。

看吧,又来了。

时近正午的阳光变得越发刺眼了起来,刺着心底。

审神者忍不住闭上眼。

察觉到阳光耀着不舒服,长谷部伸手敷在审神者的眼上,替她遮住阳光。

她没敢哭。






≣≣≣≣≣✿≣≣≣≣≣≣≣≣≣≣≣≣≣≣≣≣≣≣≣≣≣≣≣≣≣
第一次发文,紧张(//∇//),欢迎大家的留言和建议(比心


本来想写一个系列的叫“享受刀刀们的膝枕吧!”的欢乐向甜文,结果第一篇写出来就是这个样子……(望天.......
想直接就写这个“享受刀刀们的膝枕吧!”当题目来着,
但是感觉会被打,
起名废好痛苦(捂心口。


玻璃渣什么的,
我控制不住我几己啊.jpg







评论(8)
热度(39)

© 偷偷吃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