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 乙女向 嫁刀:药研藤四郎
虽然大多数时间都在写别的刀(不
永远不知道自己下一秒写的是甜饼还是玻璃渣

关于

主秃了,也变强了。

刀剑乱舞 乙女向 鹤丸国永x女审神者 国服婶设定(并没啥用

脑洞一时爽,用自己的拙笔写出来就变得非常痛苦了......

——————
跟着审神者参加政府的例行会议归来,鹤丸提溜着政府颁发的任职补贴,望着审神者出神。

眼前的少女两个月前刚就任审神者,虽然仍然沾染着星星点点的非气,但已经足够努力了。

鹤丸还是有些心疼的,
主秃了,也变强了。
鹤丸走到审神者身边坐下揉了揉她的额发,
原本是齐刷刷的浓密刘海,如今只剩几簇稀疏的门帘,还能透过看到审神者光洁的额头。

上次出阵,由于政府战力扩充计划带来的疲劳刀剑男士连连手滑,原本在后方的审神者一个箭步上前,一把拽住敌方短刀的尾巴,回身蓄力,

“飒—!”的一声像甩铁饼一样把对方扔飞了出去。

惊得一旁的付丧神们拿起本体为审神者疯狂打call。

这次经历在鹤丸添油加醋的描述下,成为一段本丸传奇,“主杀入敌阵,扛起对方五花枪爹就跑,不料前方竟冲出来扛着大太刀凶神恶煞的城管大队,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只见主人捞起枪爹的尾巴,一个横扫千军……”

鹤丸土下座向路过的审神者发誓他只是为了帮审神者在短刀们的心中树立她高大伟岸的形象,但还是被赏了两个暴栗。
是真的很强啊,鹤丸摸着脑壳上的包默默的想。

“鹤丸!你把我烫的刘海都压塌了!”审神者拍开鹤丸的手,对着手机屏的反光理了理被揉乱的头发。
“主还真是不会照顾自己呢。”
“啊??”
“头发都成了这样了还不知道休息,你这个小姑娘真的是......”双手抓住她的肩膀不让她乱动,可又不敢乱用力,鹤丸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是在生她的气,对于一振活了上千年的刀来说,生气也是一种很奇妙的情绪。“您是想将来戴上山伏的头巾和江雪一起念经吗?”
“头发??”审神者愣愣地与鹤丸四目相对,伸手拈起自己的刘海尖儿,反应了一会。

“这是我特意剪的空气刘海哦。”
“啊?是什么吓人的的新招式吗?”
“就是.....一种流行的风格……在现世.....”

“现世很流行吗?哈哈哈,可真是吓到了。”意识到自己误会了什么,鹤丸干笑了两声,松开了紧紧钳制少女肩膀的手,下意识闪躲开审神者的目光,余光似乎感受到审神者默默往后缩了几厘米,反而是自己突然的行动把她吓到了吧。
“但是后面的头发也少了很多吧!”还是很担心,他把审神者的马尾轻握在手里,果然还是薄了很多。
“夏天太热了特意去理发店打薄的。”明白自己是在被这位千年古刀关心着,可审神者忍不住笑出了声,“鹤丸生活的年代的女子都不会轻易剪头发呢。”
“嗯,皇室的话会拖到那么——长呢。”鹤丸向后伸手在缘侧的地板上很夸张比了比。

“那洗头发怕不是麻烦的要死,像数珠丸那样。”

喔,我没有数珠丸。
自己提起了自己的伤心事,审神者捶胸顿足。

“不过现世的东西还真是让人吃惊呢,光从叫杂志的书上看就够让人眼花缭乱了呢,真想亲眼看一看。”

“那下次回去的时候带你去玩喽?”

边应和着,审神者对着手机点点点,抬眼忽然对上鹤丸凑过来的脸,“真的吗?”金色的眸子闪动着兴奋,在长长的睫毛下像是雪覆盖着星屑。

太近了。
平时和付丧神们的相处是一向不在意距离的,审神者一直将这视为亲密的表现。
但突然可以听到心跳的声音提醒着审神者有哪里不太对。

从前有一只小鹿乱撞最后撞死了,
心跳的声音在耳膜边砰砰响个不停,
再盯着这样一张脸看下去怕是真的要死了。

审神者用小臂向后撑着,想拉开些距离,她已现在无暇顾及更多,想推开他,但又难得看到鹤丸这样认真的眼神看着她,

“嗯,只要向政府申请一下就可以了。”

“不过话说,你眼下的黑眼圈总不是画上去的了吧。”鹤丸凑的更近了,几乎可以感受到他的鼻息扑在脸上,审神者觉得自己现在肯定是脸红的不像话了,也顾不上鹤丸说了什么。她原以为鹤丸会兴奋地跳起来开始计划他的现世之旅,却不成想他又峰回路转将话题拐回到自己身上。

“这下没法反驳了吗?”注意到审神者脸上泛起了的一层红晕,和眼下缺少休息铺下的青黑色很不搭调,让鹤丸忍不住想摸一摸。

当审神者回神过来的时候,鹤丸已经捏上她的脸了。

“是你吓到我了!”一把拍开鹤丸的手,审神者觉得只有不分三七二十一把鹤丸揍一顿才能缓解她心中那说不清道不明的尴尬。可作为武器而生的付丧神的速度要比她快一点点,鹤丸一把抱起审神者回到房间,强行把她塞进被子里。

“小姑娘还是要好好睡觉才行。”
“这么厚的被子你想热死我吗?”并没有完全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审神者掀开被子想逃离现场,脚还没着地就被揪着领子拎了回来。鹤丸把羽织脱下来给审神者盖上,顺便自己也躺了过来。

?????

“我要监督主人好好休息哦”

鹤球你不要在我耳边说话啊喂!!
审神者侧过身去背对着鹤丸,攥着羽织上的绒球心发慌。

“鹤丸。”
“嗯?”
“我真的变成秃子的话你会吓到吗?”
“唯独这件事请您不要吓我。”

鹤丸揽过审神者的腰,
“不许再玩了哦。”
说着拍掉了审神者手里的手机。




——————
越往后写越自暴自弃,笔力不足......写不出鹤百分之一的可爱与苏.......
我理解中的鹤并不是为了搞事而搞事的刃,他应该只是...太无聊了……所以带他去现世玩应该会非常有趣,像个小孩子一样特兴奋的那种,多可爱啊不是吗 (滑稽.jpg

以及秀发依旧乌黑浓密(不。的婶婶表示要到lv300给家里短裤们表演手撕枪爹。


以上,阅读感谢。

评论(6)
热度(44)

© 偷偷吃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