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 乙女向 嫁刀:药研藤四郎
虽然大多数时间都在写别的刀(不
永远不知道自己下一秒写的是甜饼还是玻璃渣

关于

【药婶】夏物语 1

刀剑乱舞 乙女向 药研藤四郎x女审神者
ooc有 世界观私设有






part1.刨冰机






 

“啊,要死了。”
审神者整个人在地上瘫了下来。


药研藤四郎远征归来,正奇怪没有看到审神者像往常一样扑上来给他一个熊抱,走到广间推开障子,审神者保持着正坐的姿势,低着头,正老老实实地听着他哥哥一期一振训话。


“所以,大将今天在我出门远征的时候干了什么?”药研藤四郎帮审神者揉着被正坐摧残到麻木的小腿,不忘确认下审神者今天又搞了什么事被一期哥单独“约谈”。

“没什么。”药研的按摩太舒服,忍不住想眯了眼睡一会。

“嗯?”

亲缘是一种很恐怖的东西,审神者从药研上扬的语调中感受到了和一期一振一样的压迫感。

“我错了!我什么都招!”审神者出于求生本能迅速作出了反应,想要再次正坐被药研握住脚腕阻止。

“大将这个样子还是躺着说比较好哦。”药研看着她受到惊吓的样子忍不住嘴角上扬,手上仍然给她轻轻按摩着。

呃。
好吧。
刚刚一直被迫面对着一期·主殿您知错了吗·一振太紧张了,口渴,先来杯水。

噗嗤,
药研竟然没绷住笑出了声。

不许笑QAQ



“那是我察觉到,
夏天终于还是到来了的时候。”
  


审神者坐在廊下,手里晃着一把印着刨冰机广告的团扇,这是她从现世顺手带过来的,大抵是哪位推销员硬塞在她手里的。然而团扇带来温热的风并不能驱得了午后的燥热;就连缘侧铺着的杉木地板都由于烈日照射变得像一架贯通的烤肉架,烤得审神者昏昏欲睡。

“主人,这是什么?”乱凑过来,指着她手中团扇上的广告问道。即使是这样的天气,短刀们仍然很有活力,叽叽喳喳地向审神者围过来。

“是刨冰机哦。”将团扇递给乱,乱便把扇柄阖在手心里像拈竹蜻蜓起飞一样的旋转它。“可以把冰块刨碎成脆脆的冰沙,再浇上果酱就可以吃了。”

“乱有在杂志上看到过刨冰!啊——好想要刨冰机啊,乱还没吃过刨冰呢。”这些可爱的小东西总是让他们感到新奇又兴奋的。“好热啊~主人~想吃刨冰!”其他短刀们也一起和着,轻拽着审神者的衣袖和她嬉闹。

午后阳光不再那么懒洋洋的,却像个闷炉,人的意志便也没那么通透,被一群小短刀们这么你一句我一句地央求着,审神者自己倒也折不住想吃了。

“谁去把博多没收的钱包抢来谁就可以第一个吃刨冰!”

豁出去啦!

“耶!”

登时一呼百应,短刀们用上天的机动呼啦啦地奔去藤四郎们的房间里寻找钱包。

“等、等等...”博多原本也是跟着围在一起凑热闹的,但没成想自己却将面临刃生大危机。

“我的眼镜掉了!”

一个人根本来不及阻止他的兄弟们,不一会儿博多藤四郎“抢劫啦”的哭声回荡在整个本丸。


tbc.


写出来的感觉和最初脑海里预想有不少差异(;▽;)
想着一不做二不休就写了开头,
总之要写完!
我是这么告诉咸鱼的我的(*´ω`*)


谢谢你的阅读(比心。

评论(2)
热度(24)

© 偷偷吃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