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 乙女向 嫁刀:药研藤四郎
虽然大多数时间都在写别的刀(不
永远不知道自己下一秒写的是甜饼还是玻璃渣

关于

【三日婶】被神明选中的少女 1

刀剑乱舞同人 乙女向 三日月宗近x女审神者

私设有 OOC有

又名扩散性百万三日月(不


1.


我是一名刚刚就任的审神者。

呃.....

现在卡在了初始刀选择页面上。

看着面前樱花转了又转,
我从正坐到忍不住腿麻站起来,又一直站到腰酸,蹲了一会儿觉得还是坐下吧,盘腿坐着太无聊干脆躺了下来……
最初那心心念念“终于要和自己的刀见面了”的三分恭敬七分激动的心情也被磨了个干净。

或许一看到自己的主人是这样一匹咸鱼连初始刀都不愿来见我了呢QAQ

嘤。

人一无聊就容易胡思乱想。好在恰时一缕烟过,狐之助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非常抱歉,审神者大人。初始刀选择系统似乎出现了些难以排查的问题。您不妨先去锻造所进行锻刀,初始刀系统的补偿将随后送到。”

大概是终端系统出现了bug,我舒了一口气,还好不是自己的灵力出了问题,差点以为自己来到本丸第一天就要被开除婶籍了。

推开锻造所的门,里面已为新任审神者准备好了第一次锻刀所需的各类材料。没得选择,我依次把50份木炭、50份玉刚、50份冷却材、50份砥石在炉前放好,摆上一张依赖札,我有模有样的向着锻刀炉拜了拜,抬手点上依赖札向其中注入灵力。

有好闻的甜香拂过,由灵力汇聚的光芒四散开来,我不禁眯起了眼。

 

“三日月宗近。锻冶中打除刃纹较多,因此被称作三日月。多多指教了。”

 


我仍愣着神,出现在我面前的并不是藤四郎家的哪一位,甚至连短刀都不是。琉璃绀色的狩衣织着勾连流云暗纹,垂坠的金色流苏,诉说着来者不凡的身份,自带与日月争辉的气场,不愧是天下五剑中最美的一刃。

“难得这次的主人是位小姑娘呢,哈哈哈。”

他虽是极好看得笑着,是世间之人瞧上一眼就会沉醉的好看,我却知道他只是在笑我这个小姑娘怎做的了天下之刃的主人。我这样的咸鱼倒是也”坐实了他对我的不显山水的轻视,可眼下的关键并不是我担不担得起做他主人的问题。

 

“怎么,小姑娘看上去并不欢喜?”


喜自然是喜,硬要说的话还是个惊喜.....
但是比起惊喜更多的是惊吓。


“四种材料都是50份的配置.....也就是所有审神者初锻刀的结果都应该是短刀不是吗?”
虽然我是一匹咸鱼,但是在就职培训课上还算是有认真听讲的,我掏出自己的笔记本确认着。


“锻出的刀应该是短刀啊……”
“人也好,刀也罢,大一点总是好事,不是吗?”
不不不,这位爷爷,这不是重点啊。

就算是系统又出现了错误,这错的也有些太离谱了吧,出来个萤丸我倒是还可以理解.....

我就着混乱的头脑向三日月解释了一下现在不对劲的情况,他却没有一丝慌乱,只是“哈哈哈”地笑了起来。

“请问您...真的是三日月...宗近殿吗”
果然,还是奇怪。


“你来摸一摸也无妨哦。”三日月笑着走近我,金闪闪的穗子在我眼前一晃,倒是吓得我出于本能往后退了两步。

我会来就职审神者,也有一些最初的原因是因为看到宣传海报上这位看伴郎的脸,但当他真就这么在一个完全对不上号的情况下出现在我的眼前,且带着一眼看透我的凛砺,让我不敢去贸然与他相近。

 

带着三日月出了锻造所,想着先给他介绍一下本丸,走到广间便看到一个包装精美的包裹放在正中央,捡起地上放着的信,原来是初始刀bug的系统补偿已经送到了。看包裹的形状应该里面放着的就是一把初始刀的本体,只需要向本体刀注入灵力就可以将付丧神唤醒。虽然不能自己选择初始刀是谁让我觉得有些遗憾,但这样期待着未知的相遇同样让我欣喜不已,小心翼翼地将包裹拆了开来,还有一层素白色的绸缎显露出来,有在被好好呵护着呢。“是加州清光呢,还是山姥切国广.....”


下一个瞬间我便愣住了。

 

 


是一把三日月宗近。

我抬头瞧了瞧身边站着的三日月腰间挂着的本体。

没错了,
这副漆着沉金月相莳绘的华贵刀拵又怎么可能会认错。

“哦呀,这还真是巧呢。”我身后人形的三日月语调故作惊讶,实际却含着些对我的戏弄。

 

“‘尊敬的审神者大人,非常抱歉由于系统问题给您带来的不便,特此奉上太刀·三日月宗近,以助您在战场上所向披靡。’嗯,是在说我吗?甚好,甚好。”他读着那封被急于手撕快递,啊不,急于拆包裹的我顺手丢在一边的信,末了用衣袖掩面而笑,眼角弯弯,倒不似之前含着对我的调笑。

 

但此时的我却没些个雅致去欣赏美人一笑,这位政府工作人员脑回路也是清奇,
不要因为是看板郎就当作故障补偿随便送啊!


一个三日月就已经让人困扰了,这第二把三日月宗近还是暂且不要唤醒了吧。我将这把本体形态的三日月慎重地安放在广间左侧的刀架上,还不忘向那刀鞠了个躬。抱歉啊,情况特殊,这位爷爷就先不要来添乱了。

随后几番尝试我也再没联系上狐之助,初始刀的事也就此断了线,照旁人来说收到一把三日月作为补偿肯定是欣喜若狂的事,但对当下的我却是不然。只有一把刀构不成完整的战力,最快捷的方式还是到锻造所进行锻刀,有两到三把刀一同出阵才较为稳妥。

 

兜兜转转,又绕回了这间锻造所,三日月跟在我身后,作为这本丸第一把刀的他自然而然的成为了我的近侍。让近侍间接导入灵力来提高得到理想刀剑的概率是坊间流传的“近侍玄学”,我将依赖札交到三日月的手中,“拜托啦,三日月殿,您与日月争辉的美貌一定会为这间本丸带来欧气!不!您本身就是欧气的化身!”

虽然我还介意着他取笑我而小小别扭,但此刻对他的赞美却是发自内心的。

“嗯,锻造新的刀剑吗?需要我怎么做呢?”三日月把玩着我给他的依赖札,我赶忙跑前跑后把需要的材料搬出来,“500份木炭……600份玉刚……6、600份冷却材……”真是丧心病狂,成百份的玉刚锻一把刀,吃都吃不了这么多好吗?“擦,还有500份砥石……”三日月最后还是帮了我一把,手中的材料被接过,我扶着腰,感觉婶生到此为止了。

 

“嗯,按照太刀的锻造公式呢。”等待我搬材料的时间里,三日月百无聊赖的翻看着我的笔记本,他的领悟力极高,即使是我的“疾风劲草”式笔记也已看了大半。

 

没错,新任审神者的首战是白天作战,选择刀身修长而不失沉稳,打击力强防御也不示弱的太刀是合适的选择。直接选用王道的公式,我倒也不强求一定要出哪把了不得的刀,反正现在只有一把刀,接下来谁来我都欢迎,每把刀都是我的心肝宝贝。

“那拜托你了,三日月殿。”我双手在胸前合十,向三日月行了个大礼。

 三日月大概是冲我笑了一下,我还鞠着躬没能看清,他却已经把依赖札放上,开始向其注入灵力。

 

熟悉的温润扑过,漫天而舞樱吹雪缭乱的眼前。

 

“三日月宗近。锻冶中打除刃纹较多,因此被称作三日月。多多指教了。”

 

与身侧之人一模一样的脸庞出现在那里,两位付丧神对视了一下,又一齐盈盈地看向我,似乎在问我“对老爷爷我还满意吗?”

 

 

我不放弃,又拍出另一个依赖札。

继续。

 

更加盛大的樱吹雪像在为宴会助兴般扬起又散落。

 

“三日月宗近……”

 

“哈哈哈……”慢条斯理的自我介绍被同一个声音由另一处发声所打断“您还真是喜欢爷爷我呢。”我身旁的三日月笑意更深了,我用自认为“超凶”的眼神瞪了他一眼,“那么,接下来要怎么办呢?”他丝毫不受我的眼神威胁所动,反而垂眼与我的对视,水蓝色的眸子中如有流动的暗云掩着那轮新月,却又像水中之月被漾起波光,顺着眼角说不明道不清仿佛要将人引向深渊,我是不敢这样直视他的,忙别开了脸。

 

“继续锻。”

复数但同名的刀是没法一齐上战场的,我也只有硬着头皮锻下去。搬了两趟材料实在是体力不支,我选择了全部50份的最轻量配置,三个三日月宗近一齐看着我,让我有些头皮发麻,有了初锻刀的前车之鉴,即使是这样的配置我心中也是相当没底的,我咬了咬牙,掏出一张写着“富士”的绘马。“嗯,亀吗……”三日月依旧是那张标致好看的笑脸,读不清楚他是赞许还是反对。

在绘马上写下刀剑的名字就可以在锻刀时提高这位付丧神出现的概率。因为还存在着这样“祈求神明保佑”的玄学,我心中尚存一丝希望,“富士”是最高级别的绘马,这次一定可以!

要写谁的名字呢?其实除了三日月之外谁都可以的,难得的高级绘马,不如就写最想嫁的付丧神好了,虽然都没真正接触过,与付丧神间产生感情什么的也不是我这种普通人敢期冀的,但吃不着还不许人想想了嘛!在诸多优秀理想型中犹豫了许久,我龙飞凤舞地写下一个名字。

“小姑娘果然还是喜欢有活力些的吗?哈哈哈。”三日月的笑声再次响起,我猛地回头,他果然凑过来毫不避讳地偷看。

“喜欢什么的,我、我只是处于为今后的战斗着想……”其实心中是不否认的,但我现在只想把这个三日月说的话堵回去。

“嗯,小姑娘的笔记上写着呢——‘啊,好想舔药总的腿!’”三日月一本正经的读着,顺便还模仿了下我兴奋时说话的语调。

 

喂!!!

谁准你看这些内容的!你、你还念出来!

 

我觉得又气又委屈,本来用极贵重的“富士”绘马祈求可以出一把普通短刀就是件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正常审神者都不会干的事,又这么被罪魁祸首的三日月轻易取笑了去。就职的第一天,遇事之离奇而又不如意,泪水几乎是在眼眶里打转着要兜不住了。

 

“抱歉了呢,作为赔礼,爷爷我的话,随便小姑娘怎么摸都可以。”三日月在这时拂上我的眼角,有些微凉的指节轻轻拭去泪滴,我听不出他是不是又在拿我打趣,但这份的触感停留在脸上,惑人沉溺在他的温柔里,或是虚妄,但甘愿溺亡。

“才不要呢!”破涕为笑的我去推三日月,走到锻刀炉前。

 

“神様,拜托了!”我再次祈祷。

 

 

“三……”

 

您好,我可以把您塞回炉子里吗?

我学着身旁的三日月,露出一个标准的笑容。

 

 

此时,往锻造炉里投多少材料已经完全不重要了。

绘马还有一张,紧攥着这张符纸,我抱着心诚则灵、破罐子破摔的心情颤抖着写下了同一个名字。三日月不许笑!这叫执念懂吗!神会感受到的!一定会!

 

孤注一掷!

 

 

 

 

 

 

“三日月宗近。锻冶中打除刃纹较多,因此被称作三日月。多多指教了。”

 

“哈哈哈....”

求您们了不要哈哈哈了,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五位爷爷聚在一起不是那么好打发的,我跑去后房翻出一套像样的茶具,沏了茶将三日月们请到广间。

留我一个人打扫锻造所那一地为天下最美之刃的降临而生而舞,而落而灭的樱花。

 

锻刀?

不存在的。

 

等我打扫完回到广间时,老人家的茶话会也近了尾声,然而五位一模一样的付丧神让我感到相当混乱。据说审神者是可以通过对灵力的调控让付丧神回到本体状态的。但是显然我这种咸鱼是没有这么强的能力的,从我随身带的笔记本上撕下几张纸,写上数字交给两位三日月。“你们就先以三日月宗近1号、三日月宗近3号、4号、5号、6号来区分吧。”我不禁感叹自己的机智。
顺便,将写着2号的纸条放在刀架上的三日月宗近旁。

 

虽然这样给比自己年长千年之久的付丧神编号有些失礼,但爷爷们并没有对此表示有什么不满,都乐呵呵的把纸片别在衣服上。

即便如此,对着这么多爷爷,一眼望过去还是会发懵。

 

这么多三日月带来的麻烦远不止此。

 

茶话会结束已是朔月当空,好不容易将还没尽兴的爷爷们引到太刀寝室,门还没等拉上我就被叫了回去,“哈哈,小姑娘,老爷爷的衣服不太方便脱下来呢。”

 

我仿佛可以预见我成为高级保姆的未来。

 

忙了半天,当我回到自己屋中躺下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了,然而这一日的境遇却让我对自己审神者生涯的未来担心的无法阖眼。

打开手机,被闪烁的屏幕耀了下眼,倒也是更精神了。我抱着手机翻来覆去,想了想后在一个审神者论坛上发了个求助贴。

 

新主题:
萌新提问:锻出来的的刀都是三日月宗近怎么办? By. 一匹咸鱼


新回复:
2L

海豹插出去x。


3L
删前


4L
送你一个滑稽吧


5L
那你很棒棒哦


6L
这个时间不都应该在寝当番吗?心疼LS秃子们1s







————————————
该主题已被删除

 

 

“啊————”

刷新着已经显示:该主题已被删除的页面,

我一夜无眠。


tbc.


 第二章点这里


很少用网页版lof发文,并不知道插入的滑稽们成了什么熊样。

感谢你的阅读。

比心。











评论(23)
热度(86)

© 偷偷吃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