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 乙女向 嫁刀:药研藤四郎
虽然大多数时间都在写别的刀(不
永远不知道自己下一秒写的是甜饼还是玻璃渣

关于

【三日婶】被神明选中的少女 2

刀剑乱舞同人 乙女向 三日月宗近x女审神者

私设有 OOC有

又名扩散性百万三日月(不

不知道为什么有些蜜汁玛丽苏,可能是因为这个设定就很玛丽苏吧(捂脸。

2.

说是失眠,但挨到天边泛起鱼肚白之时,我却也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再醒来之时已经是日上三竿了。

推了门出去,便看到排排坐的穿着老年人秋衣的三日月们,无情地提醒着我面对魔幻的现实。

“哈哈哈,小姑娘需要多休息呢,到了爷爷的年纪反而早早醒来无事可做呢。”

三日月捧着茶盏一副恭候多时的样子,言语上似是在关心我,实则还是带了几分戏弄。

您这是在笑话我吧?没错吧?

 

没有事做你们去做饭好不好啊……

 

是的了,整个本丸劳动力只有我一个,总不能指望三日月抬起尊手去为我做饭,可我自己也是条不折不扣的咸鱼......一声长叹。不过现在的点做饭也是来不及了,我拖出从现世运过来的瓦楞纸箱,从里面掏出我的大宝贝。

 

死宅咸鱼,居家必备。

 

方便面。

 

真是堪称人类史上最伟大的发明!我开心的把装泡面的纸箱拍的啪啪响,离了三日月的轻笑声,我放肆地感慨着自己的聪明机智。

 

“嗯,对老人家来说不太健康呢。”一位爷爷悠悠地说。

您从哪里得到的这些情报啊?!

 

随便抓了件外套披上,我去烧来了水,看着三日月爷爷们好奇的围着那碗泡面,像观赏茶艺一样盯着泡面慢慢泡开的样子,只可惜没“茶梗立起来了”这样的小惊喜呢。

 

其实身为付丧神是没有必要像人类一样吃饭来维持生命的,只要有审神者的灵力供给就完全足够,但当我一个人滋遛滋遛的捧着泡面吃的欢快的时候,还是觉得自己这样怠慢了这些位千岁付丧神。

 

“味道很香呢。”

是你自己说不健康不要吃的好吗!

“真的很香呢。”

不要再这样增加我的内疚感了好吗!

“千年后的食物真是不得了呢。”

我知道错了,我马上去买菜做饭,请不要再说了好吗!

 

收拾了我的宝贝泡面,我逃一样地跑去万屋买做饭的材料。

三日月要吃的东西也是贵族规格的,好在千年前的贵族吃的饭菜也并不是什么名贵稀有的食材,却繁琐在其间的精巧雅致。我在万屋能买到的蔬菜种类倒还比那时更丰富些,只不过料理水平实在不敢恭维,对着手机上查的菜谱照壶画瓢地忙活着。

 

最终的成果也算是马马虎虎,但毕竟倾注了我的心血,我拍了照片留念后将饭菜端给爷爷们。他们也不挑剔,我悄悄松了口气。

 

欣赏着美人优雅地吃饭,我拿起了手机。

并不是为了偷拍。

从昨天我去审神者交流论坛的情状来看,一片歌舞升平,我发的帖子没有引起一处共鸣,反而被当做单纯的晒刀删掉了。

但这是确确实实发生在我眼前的事。

 

昨晚又试着去联系担任审神者引导的狐之助,

我努力回忆我第一次是用什么方法见到狐之助的,

似乎是因为自己等的不耐烦了,然后它就出现在了我面前。

我不知道狐之助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或是一副灵体,

或是一堆代码,

但听说它应该待在每位审神者身边指导完成最基本的审神者练习,可我却只见到它短短几分钟。

不对劲。

 

我登录了时之政府的官方网站故障提交处提交了自己的本丸编号,等待政府相关工作人员和我联系。

关了网页,我却又觉得对不起面前的三日月。

是我擅自从千年沉睡中扰他的清闲,却怀疑他来到我身边的用意。头疼怎么面对他们,却又生怕真有政府的人闯到我的本丸来把我的爷爷都夺了去。

那网页上的申请可以撤销吗?

真是纠结又矫情,早知道老老实实在家做咸鱼就好了。

 

“多谢款待。”

三日月注意到我拿了手机盯着他们看便笑着向我道谢。

我想问问三日月们对我做的饭的评价,但又怕只听到些出于宽慰的话。

“很美味。”

像是会读心一样,我忍不住想问他们是发自真心的吗?

“嗯,就是泡茶的技术再提高些就好了呢。”

“茶的口感是不是太涩些呢。”

“可能是因为水温拿捏不当吧。”

“选用的茶叶也老了些。”

爷爷们一一补充点评着,好像我脑子里在想什么当真是瞒不过他们一般。

那我刚刚一直在怀疑三日月的事岂不是也……

我顿时觉得一阵尴尬又慌乱,不再敢去看三日月,他们却仿佛只当我是懊悔自己泡的茶不好,邀请我在他们的下午茶时再试一试。

 

等等,

我哪有时间陪爷爷们喝下午茶哦。

这个时候不应该是要整备队伍去剿灭时间溯行军吗?

我环视了一圈屋里的爷爷们,最终拜托作为近侍的三日月一号同我一同出阵。他便也笑着答应。

 

话说回来……,

我看了看衣架上挂好的那件出阵服,又看了看三日月。

 

“我喜欢被人照顾呢。”

 

我就知道!

 

三日月很配合的站在那里让我给他穿衣服,我却头疼得紧。

 

我的手笨极了,倒真衬了咸鱼的名,倘若说此前的困窘局面都有三日月的一份锅的话,现在却真的是我一个人的不器用了:给三日月狩衣上打出来的蝴蝶结都是斜着的,且也不甚结实,蔫蔫的耷拉着。我想了想为了安全起见还是给改成了个死结,结果不仅难看的要命,连我自己都解不开那绳结了,几番折腾下来,原本顺滑精致的缎带被我搞的皱皱巴巴,更不用说是其他繁复的结。

 

不过好在三日月的脾气是绝不会因为这种事而生气的,但他会手把手地教我去系那狩衣上的结却有些出乎我的意料。“小姑娘手捥出来的花总要可爱些。”他晃晃那个与我手把手打好的结,带好本体,与我一起去向战场。

 

 

 

我是第一次见识到真正的战斗的,也是第一次见到三日月拔刀。 远远看到溯行军颓然青面升着癫狂的邪气,我的咸鱼本性让我不受控制地往三日月身后缩了缩,“上吧?”他依然是那副慢悠悠的语气,陡然出刀却极是狠辣,我站在那烈日下却感受到刀刃泛起的寒光,自是起刀一闪的功夫,敌方一体狰狞倾然倒地。又有溯行军迭迭而起,只是三日月刀落得更快,唯见那刀光霍霍,恰似一弧月轮。

 

不消几时,敌方便溃不成军,落荒而逃,我看到那落败的敌方冒着黑烟的狼藉里隐有微微之光。

 

掉落的刀剑!

 

我心头一喜,不顾之前怎么惧怕那溯行军骇人的枯骨,奔过去寻那亮光。

 

找到了!

 

那一刻,我的心情

 

 

是崩溃的。

 

 




 

谁家1-1的地图会掉三日月宗近啊!!!!

 

还有这种操作?

就是有这种操作。

 

随我出阵的三日月笑着拍了拍我的肩。

 

 

 

同三日月一起,取胜自是来的容易。只可惜再怎样强大,任一把刀不可能是以一敌百的,百无一疏的。战场上来不及留意,三日月的狩衣被敌刀割破了一截,我今早同他打的那个结也散了开来。我有些慌乱地试着运用自己的灵力,学着进行些修复,只是衣服修好了,那结却还要自己再打一遍。嗯……虽然丑了点,但比起第一次的“杰作”倒也不赖。三日月也不嫌弃,用指腹摩挲着那个结,“哈哈哈”地笑了笑。

 

从战场传送回来,我拉着三日月一起去了万屋。听说现在政府也制作了审神者可使用的“武具”在万屋出售,那虽不是真正的刀剑,只是向其形物中注入灵力,使其能够之于审神者对抗溯行军的攻击。我也想试着靠自己的能力,在战场上不要只躲在三日月的身后。三日月是万象之神灵,而我却只是人世一微尘。无怪乎他看我的眼神里多是与孩童的调笑,而非与主君的敬重。我自知我没那个资格,但倘若我能帮上些什么忙的话,那随意叨扰神灵留下的刻在灵魂里的不安,会随着消散些吗?

 

“嗯~关于商店我不是很清楚。”三日月跟着我在万屋转悠着,眼神有些好奇的扫过那一排排货架,但也随即恢复平时淡然的神色。作为这个世界中最大的商店,万屋的东西确实很多,就连只是武具那一方都让我挑花了眼。

 

最后是三日月帮我决定的,我觉得他的话眼光一定不错。他挑中的是一柄短刀,配副漆金白色怀剑拵,很适合我,只是我有些介意他取短刀只为教我带在身侧防身以备不测,不要给他添麻烦;而不是让我与他一齐去战场并肩杀敌的。

 

“咸鱼突刺!”

我不服气地提起一把和我身高极不协调的长枪给三日月展示了一下我的必杀技。

 

最后还是买下了他选的那把短刀,只不过在结账的时候我感到了钱包与内心的双重空虚。

 

 

 

新东西买来肯定是宝贝着的,我欢喜地抱着那把短刀在怀里,腰上挂着出阵捡到的7号爷爷,问三日月:“要不要去演练场看看?”

 

演练场是审神者们让付丧神进行相互切磋的地方,有着时之政府特殊结界加持,付丧神们只是切磋,点到为止,其所受伤害、所卸刀装也会在极强大的灵力下瞬间恢复。而且在演练场中会匹配到的审神者都是等级相近的,我也很期待会不会见到入职培训期间的同僚。

 

“虽然算我输也可以。”进了演练场,三日月还是一如既往的语气悠哉而蕴着强大的气场。

 

只不过这次倒应了三日月的这句话,只带了一把刀的我们被对面的六把藤四郎按在地上疯狂摩擦……

 

短裤真美味!

以一种难得的仰视视角在地上看到别家小短裤的白嫩的腿的时候,我感觉来到了天堂。当然,也有可能是被揍傻了。我在被系统提示着“败北”清除出演练场地图时有一瞬间这么想到。

 

 

总之今天算是我作为审神者正式工作的第一天!和三日月一起走在回本丸的路上,我忍不住自己吃吃而笑。三日月看向傻乎乎的我,“哈哈哈,小姑娘在演练场一直盯着对面的药研藤四郎看呢。”我被他突然的话吓得一抖,竟隐约觉得他笑的有些凶,害怕得我低着头走路,没敢回句话。

就这么一路安静地回到本丸,迎接我的是一家子嗷嗷待哺的爷爷,我扶额表示结果还是和昨天一样什么都没变……不过我还是在晚饭的时候兴奋地讲了今天第一次去出阵的事情,爷爷们笑呵呵的看着我眉飞色舞的样子,倒突然让我害羞了,毕竟我什么也没做,也就负责躲在三日月身后面给他打call。“对了,我帮你手入吧!”我胡扯了个理由拽起今天和我出阵的三日月一号,逃离这个让我又尬又羞地方。

 

其实很明显三日月没受什么伤,只是划破了衣服,但也早让我修好了。不过是值得纪念的第一次出阵,我为三日月认认真真的保养了一次刀体。“谢谢小姑娘,很舒服呢。”三日月笑着收回本体,摸了摸我的脑袋,喂,我可是主人呐,作为回敬,我拿打粉用的棉棒在他好看的脸上戳了戳。白色的粉末沾到了他的脸上。“哈哈哈”三日月反倒是很喜欢的样子。

 

“嗯,老爷爷也想要小姑娘照顾下呢。”不知道什么时候爷爷们都来到手入室门口坐下来等着,大概是把这当做了比开茶会更有意思些的事情,我只好给他们都去保养了下,但似乎他们只是更想玩那根棉棒,我便排着每个爷爷给他们戳了戳棉棒玩,看来要多备几根棉棒了,我默默的想。最后回自己的房间时看到刀架上的三日月二号,也便一并取下拿了去手入室擦拭和上油。

 

忙完仍然是不早的天了,失眠却也依旧随我身形,我干脆放弃睡觉,坐到廊下去吹吹夜风。

 

“哦呀,小姑娘在看什么呢?”
三日月突然出现吓了我一跳。

“老人家睡不着出来散散步结果似乎是迷路了呢,哈哈哈...”三日月向我解释着并在我身边坐了下来。

 

“睡不着,在看夜樱。”我望着庭中那棵盛开的万年樱,现世中已经是暑夏,但这一方本丸还秉着神灵的加持盛开着不败的樱花。

 

 

“古人会为了观赏夜樱而点起篝火呢。”

 

为了照亮夜樱而点燃的篝火、名作“花篝”。

 

“但是有三日月殿在的话,只是皎皎月光便足够赏樱了呢。”

 

我望向三日月,那轮弦月在他的眸中沉着夜色隐约朦胧着。我又想了想,大概是这恭维的话太不着边际,实在是拙劣,便又换着话题问他:“我的本丸就不会再来其他的刀了嘛?”

“嗯,会有的。”三日月冲着我笑着眨眨眼,倒真让我信了他突然兴奋起来。

“三日月宗近.極”他用那初次见面时有些低沉但又透着绵柔的声线回我道。

抱歉,我可能看不到那一天了……

 

 

 

 

那晚我隐约做了个梦,梦到我独自在夜里点了花篝赏樱的事,只记得我呆呆地望着火光中的万年樱,再眨眼时,便又是本丸的清晨了。



tbc.


坚持让药研出场打酱油的执念(笑
争取下一章写一点主线出来。

本来第二章是隔天就写好了的,但因为第一章收到了我意料之外数量的热度,对于我这样一个社障咸鱼小透明新手来讲真的很感动,反倒再看自己写的怎么看怎么不满意,觉得辜负了“还想再读下去”的读者的期待……又零零散散改了好多天,拖到现在,结果觉得更差了……

这章算是写了些日常,很容易写成小学生文笔的流水账,如你所见我也的确写成了流水账……

三条大佬的性格也是一如既往的很难把控,如果大家有什么建议和看法的话欢迎给我留言。

感谢你还读到这里(笔芯。


评论(11)
热度(50)

© 偷偷吃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