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 乙女向 嫁刀:药研藤四郎
虽然大多数时间都在写别的刀(不
永远不知道自己下一秒写的是甜饼还是玻璃渣

关于

【压切婶】恋樱

刀剑乱舞 乙女向同人 压切长谷部X女审神者

算是神选少女那篇的番外,但现在可以当做全新的另一个故事来看




“压切长谷部。只要是主的命令,无论什么我都会为您完成。”

压切长谷部睁开眼时,对眼前的景象感到有些诧异,他现在在一间乱糟糟的灰暗房间里,环视周围身后是一口尚在烧着的刀炉,四周杂乱的堆放着木炭与砥石,他看向将他与此召唤出来的,面前的三人,那位身着沉藤色素襖,似是文人打扮的紫发青年,散发着与自己同为刀剑的气息;另一位站在那里的,没错的话是昔日的同僚,药研藤四郎。

所以,他现在的主人就是那个在二人中间快要团成一团的小姑娘吗,长谷部薄藤色的眸子紧盯了她去看。

“嗯……你,你好……嗯……”有些紧张的,边说着边又向后缩了缩,完全还是个未处世的稚子。

“呦,长谷部君,好久不见。如你所见,这里并不怎么适合说话,我们到广间去慢慢聊吧。”药研藤四郎这时开口招呼他;另一位青年也随着从蒲团上起身,抱起小女孩,先行向外面去。

到了广间,才有了些这间本丸应有的样子,青年带了女孩坐在上位,药研藤四郎也在一旁。

“这位便是这间本丸的审神者,璃子。”女孩坐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地低头掰着手指,她偷偷抬头对上长谷望过来的眼神便又马上埋下头去不吱声,药研藤四郎便代为介绍。

“大将,这位是曾与我一起在织田信长公的麾下,后来去了姬路城的黑田家的压切长谷部君。”

又听到那个令人恼火的名字,长谷部不满地紧了紧眉。

“所以,是药研的朋友吗,那太好了。”一直坐在那有些紧张又无措的小女孩舒了一口气,歪头去找药研,语调也轻快了些。

并不想对被强加上的朋友关系做评价,既然主人是这么认为的,那就是吧。

“嗯嗯,请多多指教,”审神者认真地向他行礼,“压切先生……”

“可以的话,比起压切,更希望您叫我长谷部。因为那名字来源于原来主人的残暴。”是啊,都是因为那个男人……只是想到,心里面就只有不爽,甚至不自觉的去打断她的话。

“对、对不起,我……”只是个小姑娘,璃子开始感到慌张,开始想本能的把自己缩成一团。

“那么,好好相处吧,长谷部君。”药研藤四郎向他看过来,用眼神示意他配合。

 

*

她的灵力异常的强大,在所有审神者中都是出类拔萃的,她也聪慧勤奋,现在已经能够不需要歌仙的帮助一个人写完每天的出阵报告了。“真不愧是主。”长谷部处理着政府送来的文书,他所在的由这个小女孩领导的本丸的战绩总是佼佼之头筹,完全打消了他对于审神者只是个小孩子的顾虑。

但在意的事总还是有的,虽然一直是这里的不可或缺的重要战力,审神者却从不开口叫他,甚至还有些躲着他。

长谷部去找初日他见到的作为近侍陪护在审神者一旁的紫发青年,后来他知道那是美浓传二代兼定所锻之名作歌仙兼定,也是这座本丸的初始刀。

“嗯,您那时候大概吓到她了……”歌仙听了长谷部的烦恼,停下手中翻着的一卷书,“她大概只是想表达对您的尊敬,注意敬语与敬称是很重要的,我一直那么教导她。”

 

其实后来审神者也有去找长谷部聊天的,因为歌仙也教导她要通过茶会和本丸的刀剑们搞好关系。

因为那天并没有出阵命令,长谷部并不知道为什么被审神者叫去茶室,他跪坐下来轻推开障子,“需要我做些什么呢?手刃家臣?火烧寺庙?请随意吩咐。”

“只是想请长谷部先生,嗯……来一起喝茶。”璃子对他说的事感到迷茫,为什么要去烧别人家的庙呢?“还有,嗯,上次说错长谷部先生名字的事情很抱歉。”

    

 那天晚上她跑去问药研自己是不是惹新来的长谷部先生生气了,药研摸了摸她的头告诉她:“嘛,其中发生了很多事情,并不是大将的错,不过长谷部君并不是很喜欢他原来的主人呢,所以大将不要向他提起比较好呢,这是很复杂的感情,大将长大之后才会懂。”

 

“给我取了这个名字,却把我赐给了连直臣都算不上的人。他就是那种人呢,我的前主人。”每每回忆起这个将他抛弃的男人,都忍不住会将后槽齿咬得作响,显然当他与璃子提起信长时咬牙切齿的样子吓到了她。

果然是生气了吧,名字的事。璃子小手里捧着茶杯把杯子转来转去不知如何是好,这对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孩子来说太难了,以至于整个茶会都是尴尬的气氛。

就是这样,直到现在璃子都不敢再和长谷部说话。

 

“所以,想向您请教如何和主搞好关系。”长谷部正坐向歌仙行礼。

“其实我也很头疼呢,是不是管她管的太严格了呢,她越长大也越喜欢躲着我了。”歌仙意外的露出了疲惫的神色,扶额道“去问问粟田口家的短刀们怎么样,璃子总是和他们在一起时间多些。”

审神者毕竟孩子心性,所以总和本丸里的短刀们玩的开心。

“所以……要怎么和主人搞好关系?”但长谷部和短刀们并没有什么太多的来往,这样的问题对他而言并不能轻易启齿,他犹豫了很久,拦了正要去给审神者送苹果的药研藤四郎,有些头疼的开口问道。

长谷部这样困扰的表情很难得一见,药研非常努力的忍了笑。

“首先,要让大将感到亲切,你要和她保持视线的平行,一直仰着头和你说话很累的”药研说着扶了扶自己的脖子。

“这样吗?”为了不让药研仰视自己,长谷部半屈着腿努力保持和他平齐。

“不不不,再低一点。”药研拍着长谷部的肩让他完全蹲下来,“啊——”把切了兔子形状的苹果塞到长谷部嘴里。

“比如这样,就是哄小孩子的手段,我替一期哥照顾弟弟们所以很了解,总之就是要时刻先想着他们。”

“我一直只想着主人!”几乎是条件反射式的回答。

“把你热切的眼神收一收好吗,真的会吓到她的,还有你的营业性笑容 ,小孩子有的时候对这些意外的敏感呢。”

“很奇怪吗,我的样子。”

“嘛,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只要真诚的对她,她总会感受到的,对于这一点我完全不担心长谷部君呢。”药研把手里的小盘塞到长谷部手里,“那么,有劳长谷部君帮我给大将送一下苹果啦。”

“主,打扰了。”

长谷部找到审神者,她正在樱花树下和五虎退一起逗小老虎玩。

多多少少会受些来自主人的影响吧,总觉得本丸里除了药研之外的一些短刀也很怕他。

没想到长谷部会来,五虎退抱起他的小老虎们“那么,我、我就不打扰长谷部先生了。”小短刀的身影匆匆闪没了影。

“诶,长谷部先生有什么事情吗?”显然璃子也觉得意外,不由的往后缩了缩。

“来为您送苹果。”先要怎么来着……视线平齐!长谷部蹲了下来,把盛了小兔子模样的苹果的盘子端到璃子眼前。璃子的小脸肉嘟嘟的,脸颊透着粉嫩,也像苹果那样诱人,诱人去咬上一口吗?这是长谷部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着她的脸,竟让他觉得怜爱得挪不开眼。

咳咳、注意控制眼神!对,眼神,长谷部突然意识到这一点,忙别开脸去看地上落了的樱花花瓣。

“谢谢长谷部先生。”她拿了小块的苹果塞到嘴里嚼着。

啊,失误失误,一晃神忘记了要喂给她。和小小的审神者比起来,即使蹲下来也显得很大只的长谷部君,现在非常手足无措。

总要说点什么才好。

“主,我……”

“长谷部先生,药研告诉我您不喜欢您的主人呢。”她大概也是在拼命的想是不是说些什么好,便搜罗着从药研那里听来的些有关长谷部的事。

但以小孩子的思维程度来说显然是误会了什么,这让长谷部感到更加慌乱起来,“不是的,这只是对旧主的私怨,与您并没有关系。”

“长谷部先生一开始的时候也不喜欢我呢。”也许还是个孩子吧,她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并没有什么顾忌,只是把自己想的说了出来。

小孩子有的时候意外的对这些很敏感呢。药研说过的话这时候在长谷部脑海里响起。

原来从他第一次见到她时就注意到了啊,他有些戾气的眉宇间透露出来的对一个小女孩的不信任与质疑。

“不是这样的。”现在已经不是这样了,他这次就是想告诉她这件事,他从内心中尊敬这个优秀又努力的孩子,他想要在她身边保护她,他已全然将她作为自己所要追随的主人。

“我既没有不喜欢主人,也没有因为名字的事生气。”要怎么样才能把这份心情传递给她呢,长谷部开始焦躁得懊悔起自己的笨拙。

“那主人为我取个名字也可以。”一个有些意外的提案,若是现在问起长谷部的话,他也不明白自己当时为什么会这么说。

“嗯……部部!”她像在给新得到的毛绒玩偶起名字一样,思索着犹豫了一会,向长谷部喊道。

她管那个总呆在墙角里很阴郁的山姥切叫被被,管自己也叫部部(べべ)。

(强行同音)

被烛台切听见了大概会笑的吧,“真是不帅气呢,长谷部君。”类似这样的。

既然是主人的意愿,被这样称呼也无妨。长谷部闷闷的想。

“那部部叫我璃子也可以哦。”

 

璃子,就是她真正的名字。

没有隐瞒的,从一开始告诉付丧神们的便是了。

“因为情况特殊,我向狐之助申请去查了她在现世的真实资料,我也曾问过她要不要再起一个名字,我可以帮她从俳句集里选一个风雅的,然后删去我相关的记忆就是了,我不介意的。”之前去歌仙处时。歌仙曾一并告诉他审神者的身世。

她并不是按照自己意愿被选聘为审神者的。幼小的她在错乱的时空夹缝中被找到,奄奄一息,政府人员将她带到这个本丸中,交给这里的初始刀歌仙兼定。

不是没有提醒过被付丧神知道了真实名字的危险性。“但是她拒绝了,似乎并不介意名字被知道呢。”

“是不想忘记曾经真正的自己呢,还是在渴望真正的自己被带向彼岸呢。”歌仙悠悠地说,“这对一个孩子来说还很复杂呢。”

 

“如果是主命的话。”长谷部答道。

“不叫主叫璃子哦。”被立刻纠正了,像歌仙教她读书时她读错了那样,璃子伸手揉了揉长谷部的头发。

直接去叫名字的话,

还有些害羞的……

“璃、璃子。”

长谷部觉得脸上微微烧了起来。

“嗯。”她终于开心地笑开来。

“压切长谷部,今生将奉您为主,直至永远。”

付丧神这样立誓,在那棵樱花树下,向那位小小的少女。

——以吾之身,为您之刃。

 

*

这才算是真正熟络起来了。

一段日子后,璃子拜托长谷部作自己的近侍,“主之命,荣幸之至。”他当然非常乐意答应。

长谷部向来是个颇严肃的人,但却是对除了审神者之外的,原近侍歌仙头疼的抗议表示长谷部要把审神者惯坏了,成天由这她这么疯玩,也不管管。

“不是挺好的嘛,毕竟是小孩子,像原来歌仙教的那样天天把对不起之类的话挂在嘴边,对谁都用敬语才比较吓人。”鹤丸盘腿坐在一边打岔,被歌仙手刀击中脑壳,“你才是里边的始作俑者,天天就知道带着审神者搞事!”也是了,最近小姑娘搞的破坏,有一大半都是这位刚来不久的太刀—鹤丸国永的主意。“哎呀哎呀,就是歌仙总是这么凶,所以小主人才希望长谷部君来做她的近侍呀~”鹤丸摸了摸有些痛的头,不死心地继续调侃道,于是两人便一言一语的斗气嘴来,把话锋从长谷部转向了鹤丸。

长谷部很感谢歌仙对审神者的教导,审神者还是很小的年纪,但是要比同龄人稳重很多,知懂礼节,这让他觉得自己的主将来一定能成为了不起的人;但他也同意审神者应该有一些小孩子应有的样子,鹤丸带着她还有短刀们胡闹,他便也不去管,这样的小主人也很可爱。

 

“部部,看,小兔子!”

她举着什么东西腾腾腾跑到长谷部面前,一个踉跄差点跌倒他的怀里,他心中一揪赶忙伸手去接璃子,不过还好她身形很小,手臂一伸稳住了,长谷部仍护着璃子,虚掩着将她圈在怀里,防着她再跌倒。璃子自己倒是什么都没注意到,吵着给长谷部看她手里的东西,伸着肉呼呼的小胳膊,几乎要把那物什怼到长谷部脸上。

“小兔子!”她手里的一团毛绒绒的东西凑在他眼前虚了焦,他只好把那东西接过来,那是已经发旧了的一团粉色绒线缠的,圆圆的一团上缝了两个小黑珠子,是眼睛吗,圆团上面还捏了一对尖儿,勉强算是兔子吧,他对粉色这种颜色认识极少,这种风雅与柔情的颜色从不会出现在生与死的战场上,这一团粉色的东西只让他想起了本丸里一把叫秋田藤四郎的短刀的头发。

这天下哪有粉色的兔子,他身为数百年前诞生的刀剑,显得有些不解风情。

“把兔兔送给部部!”她说着把那个在她小脑瓜里称作兔子的东西一团缠在长谷部出阵服胸前的三叶结上,于是长谷部便任胸前的那团粉色兔子晃着,随他忙里忙外,鹤丸在廊里遇上他时,忍不住笑喷了出来,他便一记眼刀杀过去。

出阵时,他觉得那团粉色的兔子会随着刀光不知道被丢到哪里去,便把它解下来装在衬衫里侧的口袋里,当回去的时候,长谷部远远看到璃子一颠一颠地跑出来接他们,突然想起来什么,赶忙把那只兔子从口袋里取出手忙脚乱的往胸前绑。

 

*

“欢迎回来,长谷部。”

时光流转,当年的总喜欢满屋撒欢的小姑娘如今已经成长为一位婷婷而立的少女了,在大家的精心呵护下总还带着一点孩子气,同她脸上没消去的婴儿肥一样,虽然歌仙时常抱怨这都是长谷部娇惯了她来的。

她仍然喜欢去本丸门口亲自迎接出阵部队归来。

“辛苦了。”她迎上去,很自然的扑到他怀里,长谷部环过她,轻轻抚着她已留长的柔发。

“我只是完成了主的命令而已。”有些骄傲的语气透着希望的到赞赏的小心思,不过那飘扬而起的樱吹雪太过暴露,走在后面的刀们纷纷表示又要被花糊一脸了。

“还是老样子呢。”后面跟着的鹤丸扛着本体,企图若无其事的路过正在疯狂樱吹雪的两个人。

 

并不是老样子,随着时间碾转,总有些什么是变了的。

比如说,两人之间的关系。

 

“长谷部,明天,可以拜托你去现世一趟吗?”璃子拉了他的手,十指相扣,穿过撒满阳光的门廊往里间走。

廊外的那棵樱花树繁茂的灿烂依然,总让她想起原来的事。

她喊着部部、部部,披了山姥切的白布等他回头吓他的时候;逃了歌仙的说教,跑出来找他玩的时候;试了乱送给她的裙子,到处找着给他看的时候……

不知什么时候起,她还是把称呼换掉了。

她又不是小孩子了,总这样叫……

会害羞的。

 

“长谷部。”

“主?”

 

并不是生疏了的称呼,也算是谜一样的情趣吧,随后里间传来有些暧昧的声音,惹得路过的小短刀们捂着脸跑开。

*

别的审神者都喜欢跑去现世忙里偷闲,但璃子却很抗拒这件事,在她还小的时候歌仙曾带她去过一次,结果闹了起来嚎啕地哭着回来的。

那里有她的回忆,但她拒绝想起。

没有人知道曾经发生了什么,但审神者专职于本丸总是件好事,也便没有人去深究。

极特殊的情况,会安排长谷部替她去现世,长谷部总是速去速回,既然主人已对现世无所留恋,自己也便对这现世毫无兴趣。

现在也是一样,他买齐全了璃子列在清单上的东西,匆匆往传送地回赶,路过了一家店的橱窗,是很花哨又夸张的那种,但他却恰好一眼看到了,那个粉色的兔子挂件。

去鬼使神差的买了下来,他把它拿在手里看着,他担心璃子会不会不喜欢,毕竟她已经不是那个小孩子了,虽然在他的娇惯之下,时而小脾气依然。

 

“主,这是您需要的东西,我买回来了。”

“辛苦啦,长谷部~”少女迎上去接过他递来的包裹。

“璃子,”明明只是件小事,但心中竟惴惴不安,掏出那个兔子递出去,自己忍不住低了头,竟脱口叫了她的名字,“这个,送给你。”

“哇~~谢谢部部!”她开心地接过,笑起来像是春风中烂漫的樱花,长谷部不记得他有多久没有听到少女这么唤他了,但是好在那些一起度过的时光他们彼此都还一直记着。

 

他把少女拥入怀中,与她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




 


End.

这位婶婶也会在【三日婶】被神明选中的少女(阅读点这里)这一篇的后续剧情中登场。



祝大家端午节快乐!

一如既往,

感谢你的阅读(比心心

 


评论(6)
热度(31)

© 偷偷吃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