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 乙女向 嫁刀:药研藤四郎
虽然大多数时间都在写别的刀(不
永远不知道自己下一秒写的是甜饼还是玻璃渣

关于

【三日婶】被神明选中的少女 4

刀剑乱舞同人 乙女向 三日月宗近x女审神者

私设有 OOC有

又名扩散性百万三日月(不


前文地址:1    2   3   番外 


阅读提示:为了剧情的合理性,在有关锻刀的部分不可避免的采用“花数”来界定刀剑的稀有性,还望多多谅解。




4.

“第六届狐之助杯锻刀大会报名通知”

为丰富审神者的业余生活,提高审神者的锻刀信心。特此举办第六届狐之助杯锻刀大会,锻造出最高品质刀剑的审神者将获得极为丰厚的资源及小判奖励。

 

这简直是为我量身定做的比赛!!

一滩烂泥的我立即分子重构从榻榻米上一跃而起。

“三日月,本丸的明天就靠你啦!”我拉起正在廊下喝茶的三日月宗近一号机,三下五除二地帮他穿好出阵服,带他去了比赛会场。

 

不愧是审神者届的一大盛事,等我带了慢悠悠的三日月到了会场,已是人山人海,报名点前排满了审神者与他们的近侍刀。由于是个完全看脸的比赛,不少审神者的近侍刀都选择了自己欧气的结晶,其中以有着“天下最美之刃”之称的三日月宗近人气最高。我不禁拉住了自家三日月宽大的狩衣衣袖,“你可不要在这走丢了,以我的灵力水平完全没地找你去。”这么说着手中衣袖突然被抽走,吓得我心脏也跟着猛然抽动了一下,但随即我的手又被更温暖的温度所包围,“哈哈哈,那我看好主君便是。”三日月笑盈盈地牵起我的手,不知怎么地,我的心便更加慌乱了。

 

排了好久的队,终于领到一块写着参赛号码的小牌子和比赛资料:每位审神者发放5份依赖札,1张“富士”绘马,资源配比采用比赛方特别提供的万能公式。5次锻刀后,最终锻的刀剑花数总和最大的审神者获胜。

 

那又有什么难的呢?

一向怂得不行的我相当有信心的看向三日月,

“主君这般笑的真是好看。”三日月也低头看着我,这样温柔的语气倒像是在真心夸赞我,但他实际又是怎么看我的呢?他的眼睛自是漂亮的不可方物,但却像一汪深渊之水,总也看不到底。被他握着那只手的手心开始微微出汗,仿佛我刚才的自信全都是装出来的,为什么是我呢,为什么你会出现在我的身边呢,三日月?

 

 

 

这时手上的参赛号码牌亮了起来,

 

轮到我了。

 

 

 

 

毫无意外地,在会场的一片惊呼声中,我锻出了第四把三日月宗近。

还有最后一发,是要加富士绘马的。

 

我认真严肃地想了想,

在绘马上写了个“药研藤四郎”。

 

会场里零零散散传来轻笑声,喜欢小短裤与大白腿有什么错!

 

随着樱花散落,依然是三日月宗近那张与日月争辉的脸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却不能忽视会场正因我而起的阵阵骚动,抱着新锻的五把刀,我赶忙拉了近侍的三日月,在一片“欧吃矛!”的声讨声中,我们冲出会场,远远望见我家白毛——在一排小云雀、望月之间凹下去的那块就是,特显眼。

啥?你问我为啥骑白毛?

抱歉毕竟我家本丸除了三日月宗近再也拿不出别的值钱东西了。

好吧,我承认骑着白毛这匹小矮脚马的这个场面很滑稽,但我也很绝望啊,你看我身后飞来的特上投石……

此刻我有些庆幸我一直以来替三日月马当番,现在自己机动堪比传说中的梦幻坐骑。让我得以逃一样的背着爷爷们的本体回了本丸。

 

当我回到本丸时,锻刀大会的奖品已经送到了,这次工作人员办事效率倒是很高。在本丸里留守的爷爷们正围着广间里堆得像小山一样高的小判啧啧称奇。

 

我让近侍去给新到本丸的五位爷爷发29—34号的小牌牌,他却没像往常一样笑了去做。

“我错了。”我很识时务的低头正坐。

“嗯?主君怎么……”

“我不应该在绘马上写药研藤四郎。”使我学会了抢答,但显然已经晚了,三日月半眯了眼,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可是我要在上面写三日月宗近的话肯定会被活活打死的,您大人有大量就看在为我人身安全着想的份上原谅我吧。”这虽然不是根本原因,但是也算是事实。我的语气之诚恳,土下座姿势之标准,啧啧,我到底是为了什么成为审神者的啊!

“但是无谓的挣扎不也很可怜吗?”过于残酷的真相被三日月这么平静的说出来,我一如既往气得想哭。

 

 

一段时间衣食无忧的安稳了下来,我还是恢复了些对自己的信心的,试着不再去一味的缩在墙角里逃避,也时常看看政府有没有什么新的活动。

 

“大包平!六万萤!虚拟伤害!点击送!十万的男人打六折!”我拍的政府发来的一纸公告哗啦啦得响。

虽然我觉得大包平来到我的本丸被天下五剑列队欢迎的那场面太美我不敢看,但是若能请来这本丸也算给我改改命,反正我本丸小判堆成山。

说去就去,我拉了三日月,“没关系的,这次我一定会一直在你身边的。”这话说的唐突没有什么来由,三日月有些困惑的歪了歪头看着我,我一时语塞,支支吾吾了半天,“倘若是上次出阵之事的话请主君不必自责。”似是在点我自己都不愿面对的心结,三日月对我了当道。

“我、我没有,你也是,不要在意上次。”我这又是在试着安慰谁呢?

“我本身为刀剑,若是惧怕着战斗,岂不是不是可笑了?不过……”三日月顿了顿,“还请主君在我身边。”

 

 

“快看,真的是萤火虫,超好看!”

忘了我们来的正经事是什么,我拉着三日月的狩衣袖子,夜色朦胧,围了远处的倒挂玉扇似的阿苏火山,点点流萤,熠燿映在镜湖面上。

 

流萤断续光,

一明一灭一尺间,

寂寞何以堪。

 

(原文为:さびしさや 一尺消えて ゆくほたる)

“忘记了是什么时候的哪位曾经的主人曾经诵过的俳句呢。”三日月自那浅淡盈盈流光之间回首,在他眼里我是不是也只是明灭之间便归于虚无与回忆的萤火呢。

 

“主君还喜欢这里吗。”

“嗯,喜欢。”

他伸了手去轻点那萤火,萤火虫也知与美人舞吧,逐渐聚过来的,更添了夜韵。

“小姑娘都会喜欢看萤火虫呢。”


“我更喜欢看月亮。”

 

我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正也痴痴的看着萤火虫,感觉背后一凉,好在三日月一刀挡下,苦无大佬要不要这样啊?

运气好的时候找到的萤火虫我的小瓶都装了一个小包还装不下,三日月也会帮我拿一些,我们两个一起把装了萤火虫闪烁的瓶子抱在怀里,只不过他是仙境迷雾中走来的美人捧玉,我更像坭坑里打滚的熊孩子捕萤。

虽然六万萤遥遥无期,但我还是仗着自己小判堆成山把三日月一号机的等级升到了顶。

 

剩下的……

对不起,爷爷们我只有一个肝。

 

修肝修肝~

 

“所以,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现世度假~?”我盘着腿大咧咧的问了三日月,“算是连日出阵的奖励呗。”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我先回去买了男士的衣服,让三日月穿着狩衣直接这么跟我走上街是会被人围观的。

 

事实证明是我多虑了,

好看的人穿啥上街都会被围观。

 

我只是去给他排队买了个奶茶的功夫,再回头他就已经被好几个花枝招展的女孩子围住了。

什么嘛,这么有说有笑的。

 

我只觉得心中有火气来的不明不白,

就跟着随随便便突然热起来的伏天一样。

 

“回去了!”我冲上去挤开那些叽叽喳喳的女孩,紧抓起三日月的手腕就走。

“喂!你谁啊?!”女孩们尖声尖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是你爷爷!”我在心中愤愤道。

 

 

走了许久,但我心里面未名的火气还没完全消下去,直冲了传送阵发泄灵力,大概有个几分钟吧,我回过头,委屈了的对着三日月。

 

“我们好像回不去本丸了。”

 

 

Tbc.

 

说今天更就今天更!

拖到23点也算是今天(拖延癌晚期


 

感谢你的阅读,

期待你的小心心(疯狂比心


评论(12)
热度(37)

© 偷偷吃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