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 乙女向 嫁刀:药研藤四郎
虽然大多数时间都在写别的刀(不
永远不知道自己下一秒写的是甜饼还是玻璃渣

关于

如果他们再相遇的话

刀剑乱舞x战刻夜血 带着刀嫖原主系列(x) 

乙女向 一期一振x女审神者x丰臣秀吉


修罗场啊……真为难,各种意义上,包括我在写的时候(躺


那是一支他从没见过的发簪,但总有种熟悉的感觉,一期一振拿在手中把玩着。就在方才审神者匆匆归来,换下着物,散了发髻,将这支簪子随手放在桌上冲凉去了。


蝴蝶盘绕与庭花若叶间,虽是匠心有意含蓄却也掩不住枝头争俏的华贵,真不像审神者的风格。


莫非.....

仿佛听到雨水滴落在青青草原。


“主殿。”

刚从浴室出来就被温柔唤住,只...

【三日婶】被神明选中的少女 4

刀剑乱舞同人 乙女向 三日月宗近x女审神者

私设有 OOC有

又名扩散性百万三日月(不


前文地址:1    2   3   番外 


阅读提示:为了剧情的合理性,在有关锻刀的部分不可避免的采用“花数”来界定刀剑的稀有性,还望多多谅解。


4.

“第六届狐之助杯锻刀大会报名通知”

为丰富审神者的业余生活,提高审神者的锻刀信心。特此举办第六届狐之助杯锻刀大会,锻造出最高品质刀剑的审神者将获得极为丰厚的资源及小判奖励。


这简直是为我量...

【三日婶】被神明选中的少女 3

刀剑乱舞同人 乙女向 三日月宗近x女审神者

私设有 OOC有

又名扩散性百万三日月(不


前文地址:1    2    番外 


3.

勤奋工作坚持了没几天,我的咸鱼本性还是爆发了,其实付丧神出阵并不需要审神者一同前往,只要有灵力的供给就可保证战力的充沛,在勘查好了三日月一个人去到鸟羽战场也没问题之后,我选择让本丸的三日月们轮流出阵,自己待在家里喝茶睡觉玩手机,然后他们出阵归来便会毫无悬念给我带回一堆新的三日月宗近。


嗯。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甚好,甚好。...

【压切婶】恋樱

刀剑乱舞 乙女向同人 压切长谷部X女审神者

算是神选少女那篇的番外,但现在可以当做全新的另一个故事来看


“压切长谷部。只要是主的命令,无论什么我都会为您完成。”

压切长谷部睁开眼时,对眼前的景象感到有些诧异,他现在在一间乱糟糟的灰暗房间里,环视周围身后是一口尚在烧着的刀炉,四周杂乱的堆放着木炭与砥石,他看向将他与此召唤出来的,面前的三人,那位身着沉藤色素襖,似是文人打扮的紫发青年,散发着与自己同为刀剑的气息;另一位站在那里的,没错的话是昔日的同僚,药研藤四郎。

所以,他现在的主人就是那个在二人中间快要团成一团的小姑娘吗,长谷部薄藤色的眸子紧盯了她去看。...

【三日婶】被神明选中的少女 2

刀剑乱舞同人 乙女向 三日月宗近x女审神者

私设有 OOC有

又名扩散性百万三日月(不

不知道为什么有些蜜汁玛丽苏,可能是因为这个设定就很玛丽苏吧(捂脸。

2.

说是失眠,但挨到天边泛起鱼肚白之时,我却也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再醒来之时已经是日上三竿了。

推了门出去,便看到排排坐的穿着老年人秋衣的三日月们,无情地提醒着我面对魔幻的现实。

“哈哈哈,小姑娘需要多休息呢,到了爷爷的年纪反而早早醒来无事可做呢。”

三日月捧着茶盏一副恭候多时的样子,言语上似是在关心我,实则还是带了几分戏弄。

您这是在笑话我吧?没错吧?


没有事做你们去做饭好不好啊…...

【三日婶】被神明选中的少女 1

刀剑乱舞同人 乙女向 三日月宗近x女审神者

私设有 OOC有

又名扩散性百万三日月(不


1.


我是一名刚刚就任的审神者。

呃.....

现在卡在了初始刀选择页面上。

看着面前樱花转了又转,
我从正坐到忍不住腿麻站起来,又一直站到腰酸,蹲了一会儿觉得还是坐下吧,盘腿坐着太无聊干脆躺了下来……
最初那心心念念“终于要和自己的刀见面了”的三分恭敬七分激动的心情也被磨了个干净。

或许一看到自己的主人是这样一匹咸鱼连初始刀都不愿来见我了呢QAQ

嘤。

人一无聊就容易胡思乱想。好在恰时一缕烟过,狐之助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非常抱歉,审神者大人。初始刀选择系统似乎出现了些难以排查的问题。您不妨先去...

【药婶】夏物语 1

刀剑乱舞 乙女向 药研藤四郎x女审神者
ooc有 世界观私设有


part1.刨冰机

“啊,要死了。”
审神者整个人在地上瘫了下来。

药研藤四郎远征归来,正奇怪没有看到审神者像往常一样扑上来给他一个熊抱,走到广间推开障子,审神者保持着正坐的姿势,低着头,正老老实实地听着他哥哥一期一振训话。

“所以,大将今天在我出门远征的时候干了什么?”药研藤四郎帮审神者揉着被正坐摧残到麻木的小腿,不忘确认下审神者今天又搞了什么事被一期哥单独“约谈”。

“没什么。”药研的按摩太舒服,忍不住想眯了眼睡一会。

“嗯?”

亲缘是一种很恐怖的东西,审神者从药研上扬的语调中感受到了和一期一振一样的压...

主秃了,也变强了。

刀剑乱舞 乙女向 鹤丸国永x女审神者 国服婶设定(并没啥用

脑洞一时爽,用自己的拙笔写出来就变得非常痛苦了......

——————
跟着审神者参加政府的例行会议归来,鹤丸提溜着政府颁发的任职补贴,望着审神者出神。

眼前的少女两个月前刚就任审神者,虽然仍然沾染着星星点点的非气,但已经足够努力了。

鹤丸还是有些心疼的,
主秃了,也变强了。
鹤丸走到审神者身边坐下揉了揉她的额发,
原本是齐刷刷的浓密刘海,如今只剩几簇稀疏的门帘,还能透过看到审神者光洁的额头。

上次出阵,由于政府战力扩充计划带来的疲劳刀剑男士连连手滑,原本在后方的审神者一个箭步上前,一把拽住敌方短刀的尾巴,回身蓄力,

“飒—!”的一...

婶婶给鹤丸买了一只尖叫鸡。

从现世回来的审神者,
给鹤丸买了一只尖叫鸡。

鹤丸爱不释手,
开心地表示这是他刃生中收到的最好的礼物。

之后,
这只鸡开始神出鬼没于本丸的每个角落,
带着它哀怨而悠长,嘹亮而荡漾...的啼鸣。

比如,
拒绝起床时婶婶的枕头旁,
虔诚诵经时江雪的坐垫旁,
军事会议时被被的桌底下,
马当番时长谷部的刷桶里,

......

直到有一天,
鹤丸在手合场上发现了他的好朋友尖叫鸡,

......

【以下内容过于血腥已被系统自动和谐】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aaaaa~”


—————失眠脑坑。

膝枕

刀剑乱舞 乙女向 压切长谷部x女审神者
第一次发文 ooc有 写的是我自己理解的角色,如果踩到姑娘的雷,先行在此表示歉意。

----
“长~~谷~部~!”
坐在一旁看书的审神者突然伸手揽住自家近侍长谷部的腰,开始恣意妄为的胡闹。
“主?”
不得不停下手中正在写的远征报告,无奈的看着审神者钻到自己怀里,不怀好意的眨眼望着自己。
“今天天气真好呢!”审神者说着偷偷伸手拍掉长谷部手中的笔,想当作“我什么都没干”一样迅速把手缩回去,却被长谷部回握住,将它扣在自己的手中。
“想去廊下晒太阳呢~下了好多天的雨,终于放晴了,蹲在屋子里多可惜~”轻挲着握着自己的那大手骨节处的刀茧,抬眼撒娇似地望着那双紫色的眸子,看到他还瞥...

© 偷偷吃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