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 乙女向 嫁刀:药研藤四郎
虽然大多数时间都在写别的刀(不
永远不知道自己下一秒写的是甜饼还是玻璃渣

关于

如果他们再相遇的话

刀剑乱舞x战刻夜血 带着刀嫖原主系列(x) 

乙女向 一期一振x女审神者x丰臣秀吉

 

修罗场啊……真为难,各种意义上,包括我在写的时候(躺

 

 

那是一支他从没见过的发簪,但总有种熟悉的感觉,一期一振拿在手中把玩着。就在方才审神者匆匆归来,换下着物,散了发髻,将这支簪子随手放在桌上冲凉去了。

 

蝴蝶盘绕与庭花若叶间,虽是匠心有意含蓄却也掩不住枝头争俏的华贵,真不像审神者的风格。

 

莫非.....

仿佛听到雨水滴落在青青草原。

 

“主殿。”

刚从浴室出来就被温柔唤住,只不过不同于以往的从容不迫,付丧神的语调里透着些焦躁。

审神者忙回头去找那声音的主人,也是她的恋人。

“怎么了,一期?”不顾发梢上的水珠还滴落着,就去往他的怀里蹭,果然他也很想吧,最近都没怎么有时间亲热一番。

 

“请问这是主殿的私物吗?”

扑上去亲昵却被眼前人不着痕迹的闪躲开,想开口抱怨却对上他的询问,只见他晃晃手中的物什。

 

糟糕,

秀吉さん送的发簪。

因为急匆匆地赶回本丸,走时竟忘记了摘下来。

 

婶生大危机。

 

一期你听我解释!

 

 

*

 “也就是说主殿在回现世的途中迷路,走到另一个世界遇上了我的前主丰臣秀吉……”一期一振忍不住苦笑。

 

“嗯嗯嗯嗯嗯,你不知道当时情况可危及了,多亏丰臣军的各位挺身而出……”审神者头点地像勤奋工作的啄木鸟,反正已经解释不清了,夸一夸前主,总该不是坏事。

 

“所以,这支发簪呢?”不去管审神者有些傻乎乎的样子,一期一振直切正题。

 

“呃.....因为帮了秀吉さん一些忙,他就把这个作为谢礼送给我了。”

 

“哦?主殿帮了什么忙?”的确,华贵的花簪上带给他微妙的感觉大抵是因为出自原主之手所以有种意外的熟悉感,但以一期一振的缜密严谨,又推断出事情没那么简单。

 

“是.....呃......一些小事,对,就一些小事,不值得一提我都记不清楚啦!…啊哈哈......”总不能把自己让别的男人吸血的事情说出来,

 

“不过这支花簪价格不菲吧,只是小事便受此大礼,不如我同主殿一起去向秀吉様回谢。”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用了一期。”

 

“请不用担心,主殿,丰臣秀吉是我的原主,他的性格与为人我是再熟悉不过的。”

 

“啊,不是,一期,怎么说呢,那个世界可能和你所经历过的历史里的有点不一样......”

审神者拉住一期一振,作为权宜之计,把神牙、月牙族的事告诉了他。

 

“那便更好奇了”,付丧神脸上挂着纯良地笑,让人读不透他真正的目的,“我本已对过去之事无所挂念,但如果有这样的异世界存在,还烦请主殿务必带我去看一看。”

 

 

 

*

最终都没能推脱成功……

心情沉重地走在去丰臣领的林间路上,审神者觉得今天的风儿颇为喧嚣。

 

 

“三成先生~”远远望见便打了招呼。

石田三成提了很多东西走过来的样子,怕是又被秀吉さん派去正准备什么了。

“哦呀,是你呀,不是说有事情要出去吗?......这位是?”

“事情意外解决掉了呢,这位是我的朋友……嗯……藤四郎。”

 

“哦,你的朋友啊,你好。”

“请多指教。”

虽然是熟悉的面孔,却又是微妙的不同;故地非故,浮光掠影间终究还是随着历史的风消散了吗?一期一振形式性的致意,眼神却飘忽向远处。

“秀吉様大概还在城里处理事务,你过去也可以。”寒暄几句,审神者与三成便匆匆告别了。

似乎一期一振不会被认出来的样子,她好不容易松了口气,却察觉到一期一振心里藏着的不快。

 

“朋友是什么意思?”付丧神停下来严肃的问她。

只顾着伪装却没能考虑到一期一振的心情,虽说是像小孩子一样的别扭,但是她能理解她所做的事带给恋人的不安。

“对不起……“她低着头,没有再敢说话。

 

 

*

“噢!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忍受不了寂寞太想见我了?难道说,已经准备好做我的新娘了?”

 

刚刚推门,丰臣秀吉就这么迎了上来,完全来不及解释,审神者抬头看着身旁原本微笑着的一期一振脸色瞬间变黑。

 

“说来十分抱歉,”本体横拦在审神者身前,一期一振上前了当道:“她已经是我的恋人了。”

 

“你是谁?”未曾见过的不速之客突然向少女出手还毫不顾忌地口出厥词,丰臣秀吉快速看准时机,从侧拉过少女衣袖,巧妙地将她护到自己身后,然后警惕地上下打量着眼前的男子。

 

“嘛,品味倒是不错。”

因为那根本就是你的品味吧。

“但是,你说的恋人是怎么回事?”

 

连空气都开始变得凝重。

 

“那、那个,秀吉さん...他是......”少女挤到愈发剑拔驽张的两人之间,对上秀吉那双明亮的眸,她感到内疚不已,“他是我的男朋友。”

 

不敢再去与秀吉直视,她羞愧地低了头,明明一开始说明白就好了,因为害怕解释不清刀剑男子的事,便隐瞒了下来;虽然拒绝了秀吉さん结婚的请求,但还是割舍不了他对自己的温柔。

 

“诶?不能把她让给我吗?”看着少女为难的样子,秀吉转去向一期一振插科打诨。

 

“恕难从命。”一向温文尔雅的付丧神此刻语气异常强硬,他拉住少女纤细的手腕,隔着手套都可以感受到少女加速颤动的脉搏,不知道她到底是在为了什么而紧张,好脾气的付丧神此刻却有些急火攻心。

 

“嘛~嘛~不要紧张,你若是轻易答应了才奇怪吧,坐下来喝杯茶怎么样?”积极调和着有些阴郁的气氛,果然很有总大将的风范,

“但是,我是想要的东西不择手段也会得到手主义,所以我绝不会放她走;不过我也不会强迫她的意志,让我堂堂正正地加入这场战斗吧!你,给我做好觉悟!”

 

这样莫名其妙的宣言。

深知原主不罢休的性格,一期一振脸上流露出一丝无奈。

 

“不过,她真是个不可思议的孩子呢,总能将我一眼看穿,我明明隐藏的那么好,真是吓我一跳。”秀吉盘腿坐着,一只胳膊支在大腿上用手撑着脸,有几分不甘心地说“简直是天作之合啊,我都已经把她当我的命定之人了。”

 

因为物似主人,见到秀吉さん也有种熟悉的感觉吧,轻啜一口已经快凉了的茶,她回忆起了与水蓝色头发的付丧神的初遇。

最初因为迷恋了那张清秀俊美的脸,喜欢听他温润的声音,轻柔地向她问好,喜欢看他蜜色的眼眸,款款向她致意,便傻乎乎地去毫不掩饰向他表达爱慕,却发觉那只是他礼貌的外防,彬彬有礼中透着名为温柔的空洞,她没有立场去指责神祗的虚情假意,那是她自以为是自作主张的纠缠与发难。从若即若离到相知相依,是一段多长的距离呢?

她用不过数十载的生命去换千年神明的垂怜,善读人心,便也算是最基本的修行。秀吉さん和一期一振,很多时候的想法都颇为相似。

 

但若她真悟通了忖量人心,倒也不会沦落到今天这番修罗境地,正坐着把头往下埋了埋,实在是自己造孽,少女夹在二人中间越发尴尬着。

 

“你们有没有看到......”在此时竹中半兵卫推门进来,“啊,你在啊,可以帮我一起去找一下猫吗?白色的那只,它的腿受了伤,我去找了药来却发现它跑掉了。”

“欸?小白吗?那不快点找到它的话......”少女赶紧起身,和半兵卫一起出门,“先失礼了!”像是逃一样,从这凝滞的气氛中奔出。

 

“那么,接下来,让我们边喝茶边好好聊聊吧。”眨眨眼,开朗的笑了起来,丰臣秀吉示意

“恭敬不如从命。”付丧神恰到好处的俯身行礼,谦逊而不失骨子里的端庄。

 

“喂!刚才就很在意了,你的刀,能给我看看吗?”

 

突然是这样的请求,付丧神愣了一愣,抚上刀柄抽刀而出,行云流水,不避锋芒。

 

那是从烧身中修复的刀刃,经名家之手已恢复了刃上的光彩,然而对于灵魂的创痛却是永久的,不仅是原有的刃文销蚀,其坚固程度也已大不如前。

 

秀吉径直接过太刀,久而凝视,旋之叹息。

 

“啊——真是可惜了。”

 

凡人是分辨不出刀的状态的,但是刀的主人可以。

 

身旁付丧神金色的眼眸黯淡了下来。

 

“无妨,即使折断,熔作灰烬我也会保护她。”

这把刀,从未来的某一刻,又是曾经的那一刻起就已立誓只为她一人而战了。

 

百世赞颂,尽付浊土。

他倒是看得明白,

 

情深不寿,去日苦多。

但又奈何任何谈及爱的承诺总也过于沉重。

 

“露と落ち……”

“还请您不要在这样的年纪感叹这种事。”忍不住出声打断了丰臣秀吉,一期一振第一次在他面前表现出慌乱。请把这种话留到恒久的日后再说吧……

 

丰臣秀吉逝去,揭开丰臣家颓然终焉的大幕,

再不多时,大阪城燃起的熊熊业火.......

 

“给你看看我的爱刀吧!”情绪转换的极快,在付丧神思绪陷入过往的泥沼前丰臣秀吉突然的提议朗声将他唤回。

 

拔刀出鞘,刀刃明丽健朗,折射着傲然荣光。

 

“一期一振,是粟田口吉光一生所锻唯一的一把太刀。怎样?很厉害吧?我的刀,当然是世上独一无二的名作,我觉得称为‘天下一振’也不为过啊!”

丰臣秀吉欢朗地笑了起来,目光涌着喜悦的光彩。

“よし—!就让我带着它去一统天下吧!”

 

天下吗……

自己也曾跟随眼前人戎马天涯,又何曾不了解他的旧主一统天下的野望,那真是让人热血澎湃的日子啊,丰臣秀吉,对这个乱世枭雄的敬佩、钦慕、不舍、弥恨……感情之潮从这人形肉体里上涌,不一而足;在天守阁的锦箱中尘封的岁月里,他仍时常会回忆起随秀吉征战沙场的时光。

 

然而现在,

比起天下,更希望就这么一直平和的生活下去,

和弟弟们,

和她。

 

或是这份执念太深,竟不经意间从口中轻念出声。

 

“平和的生活吗,我也很期待啊……”秀吉望着一脸认真的一期一振,转而又望向窗外夕阳西沉的天空。

“如果有一天可以的话,一定……”

夕染霞烧,逢魔之时,暮晚的静谧沉默了多少喧嚣灵魂的叨扰。

“但是这样的话不更加有野心可不行啊,总有一天我会结束这一切,和她一同看看这属于我的天下,然后带着我们的孩子……”

 

“孩子?咳、请您不要多想,她可是我的女朋友。”正端庄优雅地品茶的付丧神差点被呛到,方才还是阔别多年主仆促膝长谈的氛围,眼下又却拐回了这个不是战场却弥漫着硝烟味的话题上。

 

“但是,她最近可是一直在我这里呢。”

“明明已经可以回到原来的世界却又回来。”

“衣服呀,首饰呀,无论想要什么都买给她。”

“连我总大将的头都摸过了,她可是要负责的。”

 

面对猴子一样喋喋的攻势,付丧神皱了皱眉,在心中默念了一句“抠脚阿官飞妈”,他并不清楚这句异国话语的具体含义,审神者也总是讪笑着拒绝向他解释,只不过每次少女碎碎念起这句话,都能感受到腾升而起的怨气,他便也时常把这当做发泄用。

 

“她总是要回去的,弟弟们见不到她也总是闹着不肯睡觉呢。”不被对方的攻心计所挑拨,一期一振正了正军服的衣襟。

 

“哦?你还有弟弟们?”

 

“当然,弟弟们也把她当做最依赖的人来亲昵。”

那都是他最珍贵的宝物,年轻的付丧神脸上浮起藏不住的盈盈笑意。

 

“那可真幸福呐”, 这是发自内心的喟叹,秀吉自幼与父决裂,颠沛而无所归路,投靠信长而得已出世,如今,负上背叛的罪名,为了丰臣领的领民,为了出生入死的家臣,为了他所目指的天下,为了保护她……

淋漓风雨,腥甜爱恨,

都不得不孤独的一个人背负着。

嘛,

万般皆是命,

半点不由人呢。

正因为如此,才想拼命地挣扎看看啊。

 

“不会把她让给你的。”

 

“非常抱歉,她是我一个人的。”

 

“如果惹她哭了的话我就狠狠揍你一顿。”

 

“若是让她受伤的话,绝不会放过你。”

 

“お覚悟!”

两个人几乎同时喊了出来。

麻烦事又多了一件啊。

一期一振和丰臣秀吉一齐叹了口气,

在少女把猫怼在脸上装作你们谁都不认识我的时候。

 

 

End.

 

文章主旨:当然是原谅她啊。

 


评论(5)
热度(170)

© 偷偷吃茶 | Powered by LOFTER